这一年

 

怀念过去是为了什么?每天我都会查看 Timehop、Since 以及 Google Photos,看看某年今日发生了哪些事。

 

今天是我离校来京的一周年,也就是说我在这个房间已经住了整整一年了。时间流在不禁意间加速及变动,一年前此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而两年前刚来实习时的场景却觉得很远了,但三年前的此刻也并不觉得有多远。这三年里,所谓的信仰经历了过山车似的反转,也让我看清了所谓的xx。

 

前几天到家后还算清醒,就在小本子上从项目方案回顾了这一年。呵呵,每年都觉得上一年做得不够好,挺傻逼,当然这一年由学校到了公司,必然会有这个感觉 @( ̄- ̄)@ 明年今日会怎么感叹? 。回顾的具体细节就不谈了,把之前写下的「vs 2015-2016」以及「不足」给电子化吧。

对比 2015-2016 我有哪些进步:

    • 更注意关注大局观。在踩了一些坑后意识到的。比如去年在做 iWork 文件预览时,我就想得太简单了,做完后才意识到还有在其他应用中的打开以及显示逻辑……所以今年一方面是结合一些工作内容针对性的重温各式 Guideline,边看边感叹他们的厉害;另一方面开始从宏观层面看待一些现象,比如重新看待 OPPO、vivo 以及感叹小米,其实那时候就是我视野不够自己傻嘛。在看完 WWDC 2017 后,我为苹果的远瞻性所折服,太震撼了。到处都需要大局观,在炉石对局选择留牌时就开始运作怎么能赢,不断为自己增加获胜的可能性。

 

    • 能够有条理的讲清一件事了。开始意识到知晓背景比解决方案更重要更有效,如果现在依旧讲不清那就是对背景了解的不够深入,也可以说是目标不准确。逆向的,在讨论一件事的时候,我会无趣的问一句,xx 的定义是什么?先把定义搞清楚了再讨论吧。

 

    • 逐步端正对技术的态度。之前还停留在技术我都得了解一些基础知识的基础上,这点其实不算错,但对产品负责的 PM 应该参与各类业务逻辑的讨论。PM 不懂技术可以理解,然而 PM 应该清楚的知道一些技术细节,准确说来是通过各种方式,抽象出类似逻辑图的东西,和工程师一起完善算法。你是 PM 不是交互设计师。

 

    • 开始思考为什么做?目标呢?简单的堆砌功能,过于关注交互可能是有问题的。赞同俞军老师在 这篇文章 中的这句话:

产品经理是一个用科学方法研究复杂且非科学的人性,并转化为可执行的商业方案的实践验证学科。

为什么不是工作精力放在交互上而不是分析需求及场景上?能带来什么价值?不是说交互才能体现一个 PM 的价值,还有各种策略、沟通、执行、管理等能力。突然想到,在这次 WWDC 后,又看到了一些说 iOS 上某个新功能其他应用、系统早有了的言论。So what?一方面他们肯定是深思熟虑全局契合后的结果,另一方面你还不是会用 iPhone,就像说微信某个新功能别人早有了一样,你依旧会用微信。

  • 在 2016-2017 我有哪些不足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:

  • 工作效率低,没时间做自己的事。
  • 一方面,在做一件事前先了解背景知晓目的,明确目标后再接单。另一方面「不没时间做自己的事 」和「工作效率低 」没有及时的联系,你想你每周清 WOW 的周长都有时间,如果真是自己想做的事那肯定能挤出时间。抵抗惰性,想到就做就写吧。

    • 没有积累?
       过去一年,我有何积累?可能更多的是在逻辑、感性层面吧,以及范围太大反倒不够专注。你需要铭记,你不会因为“多年的产品经理”而增值,你会因为是“多年 XXX 行业的产品经理”而增值。你需要去深入了解某一行业(发展历史、现状阶段、主要公司及商业模式等),至少有特定的信息输入源,有自己的对这个行业的大局观分析,站在行业的高度去思考问题
    • 对外输出不足?这博客一年一共才更新了 6 篇文章……#过去一年对外输出太少可能是输入不够转化不够惰性使然吧 #即刻行动
    • 身体?目前看,还行吧
    • Social?

    今天凌晨通过朋友圈了解到一个真实朋友(未面过基)家里的变故。了解情况后,第一反应是震惊(发生在了身边朋友身上),然后立即去帮忙证实并捐了款,尽我微薄之力。
    继上周爷爷电话后再一次被击中:如果我家遇到这种情况,我能为他们做什么?即使所谓工作了(随之而来的是恐惧)。另一个角度:我为什么会无条件信任他?信任是如何绵延地建立起来的?ALL IS WELL

One thought on “这一年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